欢迎您的到来!   设置首页   收藏
你的位置:主页 > 118期香港正牌挂图 >

“笑”看上海91岁兰心大戏院今春为喜剧开门

发布时间: 2022-05-22?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从滑稽戏、相声、小品到喜剧题材话剧和音乐剧、脱口秀、漫才,每个创作团队都面临“成长的烦恼”。在上海,他们面对最有文化消费意愿却也最挑剔的观众。带着新作《惊梦》来上海进行全国首演时,导演兼主演陈佩斯说,“上海观众笑了,剧组走遍全国都不担心了”。

  海派喜剧文化传承与传播、创新与坚守,将以兰心大戏院为起点,展开新的征途。

  祝贺花篮满满当当,从兰心大戏院前厅一直排到侧门。与大多数演出的祝贺花篮统一形制不同,“笑果收麦秀”收到花篮从鲜花种类、颜色、造型到立牌字体五花八门。穿着时髦的观众第一次走进修缮后的兰心大戏院,他们在前厅留影,举起票根对着舞台拍照打卡,这些照片不久后出现在微博、豆瓣、小红书、大麦网、大众点评,将演出效果放大十倍、百倍。

  脱口秀演员程璐第一次来兰心大戏院,作为当晚“笑果收麦秀”主持,他登台后首先介绍剧场,“在座观众之前来过兰心大戏院吗?听说这家戏院有近百年历史”。

  “笑果收麦秀”一周后,上海滑稽剧团携手上海文广演艺集团主办《龙腾虎跃闹新春 海派滑稽大荟萃》亮相兰心大戏院,年长些的本地观众对这座剧院更熟悉,“乍一看是老样子,仔细一看,更亮堂、更舒适了。”

  1月中旬,兰心大戏院成为首批十家获得“演艺大世界”铭牌的剧场之一。连续4个月试运营后,原创滑稽戏《宝兴里》计划4月底正式为兰心大戏院拉开大幕,以喜剧形式讲述党的基层工作者在旧改工作中如何把“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的重要理念贯彻落实到上海城市建设中。

  主持兰心大戏院修缮工程的建筑设计师章明在同济大学求学时来过兰心大戏院,“上世纪50年代,我周末来看话剧,人不少。”章明曾主持修缮外滩中国银行大楼、大光明电影院、上海音乐厅、怀恩堂等老建筑。在她看来,兰心大戏院是一座小而美的剧场,地理位置优越,大门朝向与众不同,“门不向南也不向西,面积不大但布局合理,进厅漂亮,化妆间宽敞,在当时都是很时髦的设计。”

  1930年,兰心大戏院从诺门路圆明园路口迁址,重建于茂名南路57号,1931年开幕。作为国内最早的欧式剧场,兰心大戏院风格仿效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府邸式建筑,诠释中西合璧的新古典主义。白杨、刘琼、陶金、石挥、上官云珠等曾在兰心大戏院演出线年,蓄须明志的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抗战辍演八年后首度复出,在兰心大戏院推出《刺虎》。1959年,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在兰心大戏院首演,2009年,中日合作昆剧《牡丹亭》也在此首演。2010年,英国舞台剧《捕鼠器》首次离开伦敦来上海演出,同样选择兰心。1994年,兰心大戏院入选第二批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

  对年轻观众而言,兰心大戏院从外立面泰山砖、花岗石、花式线脚、钢制门窗到富有历史感的转角大门、雨棚、铸铁雨水管或者标志性招牌“LYCEUM”,都留有时光流转的印记。前厅地面的米黄色大理石,复原为当年最初建造时使用的现浇水磨石,与原本的水磨石楼梯交相呼应,通向二楼的楼梯扶手则是历史原物。

  剧场变了,又仿佛没有变,修缮后的兰心大戏院座位数从原本的681个增加到709个,精准排布却让人感觉观众席更宽敞了。头顶洒下的灯光铺满每个角落,一扫往日老剧场的些许阴翳感。在观众看不到的地方,舞台台口被适当拓宽,方便增加吊杆以适应更多类型演出,化妆间更加现代而舒适。

  在兰心大戏院演出,脱口秀演员依旧像在百人小剧场演出,与前排观众保持紧密互动,“谁第一次来兰心?”一大半观众举起手。“听说今天后台堆了80多个花篮,看来虎年我们得继续在这里演出。”程璐的话让现场笑声四起。当晚“笑果收麦秀”超时近20分钟。

  正式开幕后的兰心大戏院将成为演艺大世界上海国际喜剧节驻演剧场,并逐步变身为一家喜剧专属剧场。

  数据显示,时下“年轻态喜剧”受众以18岁至29岁的年轻人为主,其中60%受众观看过线下的喜剧表演。为切合线下场景喜剧消费趋势,上海文广演艺集团对旗下兰心大戏院进行全新定位大修结束后,其将从综合性都市精品剧场变身为垂直类喜剧剧场。

  文广演艺集团和导演徐峥签署战略协议,成立中国第一家喜剧垂直类全产业链公司,以演艺大世界内的兰心大戏院为支点,打通线上线下,布局喜剧产业上下游,串联起喜剧节庆、现场演出、行业盛典、专属综艺、IP孵化、人才培养和都市演艺综合体等七大板块。

  作为剧场“主理人”,徐峥为兰心大戏院选择优质内容。历届上海国际喜剧节爆款剧目、经典喜剧明星版、国内本土原创喜剧以及脱口秀、肢体剧等将为兰心大戏院贴上更鲜明的喜剧标签。以兰心大戏院为支点,一个中国喜剧人的颁奖盛典也在筹划中。

  “收麦秀时,我们在兰心大戏院演过几场,这是一个有历史感的建筑,所以当脱口秀这种表演形式来到这里时,能感受到一种新旧融合的神奇张力。每次观众们笑声一响,就像潮水般向舞台涌来,接下来,大家可能经常能在这里看到脱口秀演出。”程璐兑现了“收麦秀”承诺。相隔一个月,2月25日至27日笑果开麦秀将在兰心大戏院举行,这是笑果文化虎年演出计划的一环。2月14日至27日,逾60位脱口秀演员在上海、北京、南京、广州带来40余场演出,演出场次比春节前的收麦秀翻了一倍。

  开麦秀演出在网络平台发布后,各地观众用一连串感叹号表达期待。对于旅行依旧有些许不便的一二线城市年轻人而言,走进剧场去看一场脱口秀,已经成为看电影、话剧、音乐剧之外的另一种消遣方式。

  去年年底,演艺大世界上海国际喜剧节脱口秀板块升级为“喜剧新浪潮”,集结魔都即兴团、硬核喜剧、Hahaland、六六喜剧、橘子喜剧等12家沪上知名脱口秀、即兴喜剧团队。全国14家脱口秀厂牌17名脱口秀个人选手在朵云书院戏剧店参与首届“集结团战全国脱口秀俱乐部团体赛”。

  笑果文化CEO贺晓曦说,“脱口秀能在上海生根发芽,离不开上海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离不开精准有效的疫情防控措施。”笑果演出现场还来了两位视障人士,在导盲犬带领下,他们和其他观众一样顺利进入剧场,还获邀和演员们合影,这是贺晓曦2021年最难忘的一幕,“这个城市充满温情和力量”。

  2021年,笑果文化为近30个城市40万观众举办超过1500场演出和开放麦,上海票房超过5000万元,全国票房8000万元。报名参加笑果冬季训练营的喜剧爱好者超过1800人,训练营“飞行计划”去往各个城市开展一日公开课,“校园计划”首次面向国内各大高校在校生系统地介绍喜剧。

  在“每个人都有五分钟脱口秀”的号召下,笑果联手沪上多个行业举办公益脱口秀,包括消防安全脱口秀、反诈脱口秀、交通安全脱口秀等。2021年年末,跨年脱口秀迎来运动员杨倩、苏炳添,航天员潘占春,国家反诈中心App推广大使陈警官等。今年笑果还将制作一档邀请各行各业劳动者来讲脱口秀的线上综艺节目,兰心大戏院有望成为录制点之一。

  “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关注喜剧。”徐峥在位于演艺大世界的黄浦剧场看了一场脱口秀,“前排都是从长三角各地赶来的观众,票价不便宜,但大家愿意买票来看,很让人鼓舞。未来喜剧会有很多形式和玩法,带来新的消费模式和社交模式。”

  “融合创新,专注于中国新时代喜剧。”贺晓曦透露,2022年将在脱口秀这个垂直赛道上扎根更深,同时探索以漫才为代表的新喜剧类别,“准备让外地千人剧场常态化,并在上海拓展新的演出空间,和大型体育场合作。”

  “上海人骨子里特别理性和务实,但是从演出端口看,现在上海年轻人感性的一面越来越多。上海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兼容并蓄,只要你有意思,我就接受,而且愿意埋单。”2013年落户上海的“开心麻花”通过多元化模式运营,2021年收入达到1.18亿元。与贺晓曦一样,开心麻花联席总裁、上海开心麻花总经理汪海刚也在寻求更大的演出空间。作为开心麻花驻地剧场,位于徐汇漕河泾地区的鑫侨高剧场计划2022年夏天开幕。

  在鑫侨高剧场,上海开心麻花演出门类扩容到泛喜剧,“除了传统喜剧,脱口秀、相声、漫才都行。北京观众看重创意,也很看重包袱。在上海,你会发现除了创意,大家很看重故事,要求创作者讲一个令人信服的故事。只要故事好,观众就愿意进剧场。”在北京,汪海刚的脚步比在上海慢,“走在北京街上,我会有闲庭漫步的感觉。在上海,我步履匆匆,生活快起来,这样的城市当然需要欢乐,需要喜剧。有了剧场,我们可以与观众有很多互动活动。”

  文化赋能商业公共空间,是城市更新的又一思路。如同鑫侨高剧场将借助漕河泾地区科技园区、社区优势,吸纳年轻白领,位于上海黄金地段的兰心大戏院,也将以“喜剧+”理念联动周边业态,在上海打造一个喜剧综合体,把剧场空间变为都市年轻人的聚集地。

  这样的尝试在近年演艺大世界上海国际喜剧节已现端倪,演员们深入演艺大世界商圈、公共空间,如淮海路TX广场、亚洲大厦、恒基名人广场、世贸广场、杜莎夫人蜡像馆、海上梨园等热门打卡地,将“年轻态喜剧”和生活场景相结合,带来更为生活化、趣味性的观演体验。“我们爱演戏”、咯吱喜剧、笑丫剧团排演的公益演出在演艺大世界演艺新空间、商圈登场,让市民有机会浸入喜剧海洋中。

  文广演艺集团还和徐峥计划打造一个“喜剧剧团”,为喜剧新人创造机会,并争取吸纳更多喜剧明星回到舞台上。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和欢乐传媒联合打造的“喜剧者联盟”,去年推出原创青春喜剧《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4月中旬又将亮相。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总经理张惠庆表示:“上话一直希望做出让观众欢笑感动,但背后又有温情、有人与人之间情感关系的喜剧作品。”欢乐传媒制作过《笑傲江湖》《欢乐喜剧人》等热门电视喜剧综艺,董事长董朝晖说:“我们一直在筹备线下舞台喜剧作品,孵化线月启动,兰心大戏院开幕大戏《宝兴里》一直在不断打磨,今年1月起,导演带领演员进行剧本围读。这个由上海滑稽剧团与上海文广演艺集团联合制作的喜剧,集结老中青几代创作者,它将为兰心大戏院带来新的笑声。

  海派喜剧文化传承与传播、创新与坚守,将以兰心大戏院为起点,展开新的征途。

  祝贺花篮满满当当,从兰心大戏院前厅一直排到侧门。与大多数演出的祝贺花篮统一形制不同,“笑果收麦秀”收到花篮从鲜花种类、颜色、造型到立牌字体五花八门。穿着时髦的观众第一次走进修缮后的兰心大戏院,他们在前厅留影,举起票根对着舞台拍照打卡,这些照片不久后出现在微博、豆瓣、小红书、大麦网、大众点评,将演出效果放大十倍、百倍。

  脱口秀演员程璐第一次来兰心大戏院,作为当晚“笑果收麦秀”主持,他登台后首先介绍剧场,“在座观众之前来过兰心大戏院吗?听说这家戏院有近百年历史”。

  “笑果收麦秀”一周后,上海滑稽剧团携手上海文广演艺集团主办《龙腾虎跃闹新春 海派滑稽大荟萃》亮相兰心大戏院,年长些的本地观众对这座剧院更熟悉,“乍一看是老样子,仔细一看,更亮堂、更舒适了。”

  1月中旬,兰心大戏院成为首批十家获得“演艺大世界”铭牌的剧场之一。连续4个月试运营后,原创滑稽戏《宝兴里》计划4月底正式为兰心大戏院拉开大幕,以喜剧形式讲述党的基层工作者在旧改工作中如何把“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的重要理念贯彻落实到上海城市建设中。

  主持兰心大戏院修缮工程的建筑设计师章明在同济大学求学时来过兰心大戏院,“上世纪50年代,我周末来看话剧,人不少。”章明曾主持修缮外滩中国银行大楼、大光明电影院、上海音乐厅、怀恩堂等老建筑。在她看来,兰心大戏院是一座小而美的剧场,地理位置优越,大门朝向与众不同,“门不向南也不向西,面积不大但布局合理,进厅漂亮,化妆间宽敞,在当时都是很时髦的设计。”

  1930年,兰心大戏院从诺门路圆明园路口迁址,重建于茂名南路57号,1931年开幕。作为国内最早的欧式剧场,兰心大戏院风格仿效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府邸式建筑,诠释中西合璧的新古典主义。白杨、刘琼、陶金、石挥、上官云珠等曾在兰心大戏院演出线年,蓄须明志的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抗战辍演八年后首度复出,在兰心大戏院推出《刺虎》。1959年,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在兰心大戏院首演,2009年,中日合作昆剧《牡丹亭》也在此首演。2010年,英国舞台剧《捕鼠器》首次离开伦敦来上海演出,同样选择兰心。1994年,兰心大戏院入选第二批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

  对年轻观众而言,兰心大戏院从外立面泰山砖、花岗石、花式线脚、钢制门窗到富有历史感的转角大门、雨棚、铸铁雨水管或者标志性招牌“LYCEUM”,都留有时光流转的印记。前厅地面的米黄色大理石,复原为当年最初建造时使用的现浇水磨石,与原本的水磨石楼梯交相呼应,通向二楼的楼梯扶手则是历史原物。

  剧场变了,又仿佛没有变,修缮后的兰心大戏院座位数从原本的681个增加到709个,精准排布却让人感觉观众席更宽敞了。头顶洒下的灯光铺满每个角落,一扫往日老剧场的些许阴翳感。在观众看不到的地方,舞台台口被适当拓宽,方便增加吊杆以适应更多类型演出,化妆间更加现代而舒适。

  在兰心大戏院演出,脱口秀演员依旧像在百人小剧场演出,与前排观众保持紧密互动,“谁第一次来兰心?”一大半观众举起手。“听说今天后台堆了80多个花篮,看来虎年我们得继续在这里演出。”程璐的话让现场笑声四起。当晚“笑果收麦秀”超时近20分钟。

  正式开幕后的兰心大戏院将成为演艺大世界上海国际喜剧节驻演剧场,并逐步变身为一家喜剧专属剧场。

  数据显示,时下“年轻态喜剧”受众以18岁至29岁的年轻人为主,其中60%受众观看过线下的喜剧表演。为切合线下场景喜剧消费趋势,上海文广演艺集团对旗下兰心大戏院进行全新定位大修结束后,其将从综合性都市精品剧场变身为垂直类喜剧剧场。

  文广演艺集团和导演徐峥签署战略协议,成立中国第一家喜剧垂直类全产业链公司,以演艺大世界内的兰心大戏院为支点,打通线上线下,布局喜剧产业上下游,串联起喜剧节庆、现场演出、行业盛典、专属综艺、IP孵化、人才培养和都市演艺综合体等七大板块。

  作为剧场“主理人”,徐峥为兰心大戏院选择优质内容。历届上海国际喜剧节爆款剧目、经典喜剧明星版、国内本土原创喜剧以及脱口秀、肢体剧等将为兰心大戏院贴上更鲜明的喜剧标签。以兰心大戏院为支点,一个中国喜剧人的颁奖盛典也在筹划中。

  “收麦秀时,我们在兰心大戏院演过几场,这是一个有历史感的建筑,所以当脱口秀这种表演形式来到这里时,能感受到一种新旧融合的神奇张力。每次观众们笑声一响,就像潮水般向舞台涌来,接下来,大家可能经常能在这里看到脱口秀演出。”程璐兑现了“收麦秀”承诺。相隔一个月,2月25日至27日笑果开麦秀将在兰心大戏院举行,这是笑果文化虎年演出计划的一环。2月14日至27日,逾60位脱口秀演员在上海、北京、南京、广州带来40余场演出,演出场次比春节前的收麦秀翻了一倍。

  开麦秀演出在网络平台发布后,各地观众用一连串感叹号表达期待。对于旅行依旧有些许不便的一二线城市年轻人而言,走进剧场去看一场脱口秀,已经成为看电影、话剧、音乐剧之外的另一种消遣方式。

  去年年底,演艺大世界上海国际喜剧节脱口秀板块升级为“喜剧新浪潮”,集结魔都即兴团、硬核喜剧、Hahaland、六六喜剧、橘子喜剧等12家沪上知名脱口秀、即兴喜剧团队。全国14家脱口秀厂牌17名脱口秀个人选手在朵云书院戏剧店参与首届“集结团战全国脱口秀俱乐部团体赛”。

  笑果文化CEO贺晓曦说,“脱口秀能在上海生根发芽,离不开上海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离不开精准有效的疫情防控措施。”笑果演出现场还来了两位视障人士,在导盲犬带领下,他们和其他观众一样顺利进入剧场,还获邀和演员们合影,这是贺晓曦2021年最难忘的一幕,“这个城市充满温情和力量”。

  2021年,笑果文化为近30个城市40万观众举办超过1500场演出和开放麦,上海票房超过5000万元,全国票房8000万元。报名参加笑果冬季训练营的喜剧爱好者超过1800人,训练营“飞行计划”去往各个城市开展一日公开课,“校园计划”首次面向国内各大高校在校生系统地介绍喜剧。

  在“每个人都有五分钟脱口秀”的号召下,笑果联手沪上多个行业举办公益脱口秀,包括消防安全脱口秀、反诈脱口秀、交通安全脱口秀等。2021年年末,跨年脱口秀迎来运动员杨倩、苏炳添,航天员潘占春,国家反诈中心App推广大使陈警官等。今年笑果还将制作一档邀请各行各业劳动者来讲脱口秀的线上综艺节目,兰心大戏院有望成为录制点之一。

  “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关注喜剧。”徐峥在位于演艺大世界的黄浦剧场看了一场脱口秀,“前排都是从长三角各地赶来的观众,票价不便宜,但大家愿意买票来看,很让人鼓舞。未来喜剧会有很多形式和玩法,带来新的消费模式和社交模式。”

  “融合创新,专注于中国新时代喜剧。”贺晓曦透露,2022年将在脱口秀这个垂直赛道上扎根更深,同时探索以漫才为代表的新喜剧类别,“准备让外地千人剧场常态化,并在上海拓展新的演出空间,和大型体育场合作。”

  “上海人骨子里特别理性和务实,但是从演出端口看,现在上海年轻人感性的一面越来越多。上海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兼容并蓄,只要你有意思,我就接受,而且愿意埋单。”2013年落户上海的“开心麻花”通过多元化模式运营,2021年收入达到1.18亿元。与贺晓曦一样,开心麻花联席总裁、上海开心麻花总经理汪海刚也在寻求更大的演出空间。作为开心麻花驻地剧场,位于徐汇漕河泾地区的鑫侨高剧场计划2022年夏天开幕。

  在鑫侨高剧场,上海开心麻花演出门类扩容到泛喜剧,“除了传统喜剧,脱口秀、相声、漫才都行。北京观众看重创意,也很看重包袱。在上海,你会发现除了创意,大家很看重故事,要求创作者讲一个令人信服的故事。只要故事好,观众就愿意进剧场。”在北京,汪海刚的脚步比在上海慢,“走在北京街上,我会有闲庭漫步的感觉。在上海,我步履匆匆,生活快起来,这样的城市当然需要欢乐,需要喜剧。有了剧场,我们可以与观众有很多互动活动。”

  文化赋能商业公共空间,是城市更新的又一思路。如同鑫侨高剧场将借助漕河泾地区科技园区、社区优势,吸纳年轻白领,位于上海黄金地段的兰心大戏院,也将以“喜剧+”理念联动周边业态,在上海打造一个喜剧综合体,把剧场空间变为都市年轻人的聚集地。

  这样的尝试在近年演艺大世界上海国际喜剧节已现端倪,演员们深入演艺大世界商圈、公共空间,如淮海路TX广场、亚洲大厦、恒基名人广场、世贸广场、杜莎夫人蜡像馆、海上梨园等热门打卡地,将“年轻态喜剧”和生活场景相结合,带来更为生活化、趣味性的观演体验。“我们爱演戏”、咯吱喜剧、笑丫剧团排演的公益演出在演艺大世界演艺新空间、商圈登场,让市民有机会浸入喜剧海洋中。

  文广演艺集团还和徐峥计划打造一个“喜剧剧团”,为喜剧新人创造机会,并争取吸纳更多喜剧明星回到舞台上。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和欢乐传媒联合打造的“喜剧者联盟”,去年推出原创青春喜剧《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4月中旬又将亮相。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总经理张惠庆表示:“上话一直希望做出让观众欢笑感动,但背后又有温情、有人与人之间情感关系的喜剧作品。”欢乐传媒制作过《笑傲江湖》《欢乐喜剧人》等热门电视喜剧综艺,董事长董朝晖说:“我们一直在筹备线下舞台喜剧作品,孵化线月启动,兰心大戏院开幕大戏《宝兴里》一直在不断打磨,今年1月起,导演带领演员进行剧本围读。这个由上海滑稽剧团与上海文广演艺集团联合制作的喜剧,集结老中青几代创作者,它将为兰心大戏院带来新的笑声。

  提醒!北京“老年卡”下周一开始升级!老年人如无法出示手机健康码,暂不进行查验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